他猛地转头看向他们:“你们把股份都卖了,”

那些人全都没说话。

有人皮笑肉不笑道:“冯总,你不也卖了将近百分之20吗?”

冯坤结结巴巴:“我......我那是因为......”

宋锦书指关节敲敲桌子:“因为你要卖了股份,来填补你在公司挪用的公账,免得被税务查出来蹲班房。”

冯坤恍然明白,“背后收购股份的人是你!”

宋锦书嫣然一笑:“不然呢!”

她让珍妮姐找了一个职业经理人,秘密接触天禾的股东,从每个人手里都买了一部分,最后再统一转让给宋锦书。

前段时间,她出事,天禾内部人心不稳,股价大跌,有些股东早就想套现。

她的人恰好出现,跟那些股东一拍即合。

大股东们没人说话,其他小股东,纷纷你看我我看你。

这局面转变的太快,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公司变天,老板换人了。

“你怎么有那么多钱收购公司股份,哦,我知道了,你傍上了楚雁声,有了金主,怪不得敢这么横,你以为那姓楚的能护你一辈子,等她玩腻了你,你就是一个没人要的破鞋,我等着看你遭报应。”

任凭他怎么辱骂,宋锦书都始终面带笑容。

等他骂完,她才道:“我将来会有什么报应,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你的报应来了。”

“哼,老子不会这个算完的,你给我等着。”

宋锦书眉梢轻挑:“很遗憾,你今天怕是走不出天禾!”

话音刚落,会议室大门重新打开。

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走到,冯坤面前:“冯坤,你挪用公司财务,偷税漏税,性侵公司员工,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证据,现在,依法对你逮捕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