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是那座县城,还是那两拨人马。

稍微有些不同的是,这回是辽人杀的梁山大营之前,非是初次见面的试探了。

只是这回相见,辽军众人却见得略显奇异的场景。

却见那宋军大营之中,不知何时起了三座高台。

两边两座蛟龙台稍矮,中间一座龙台耸立。

高台上,张青一人着道袍,持拂尘,也不带盔甲。

扮相奇异,却叫人不敢轻视讥讽。

...

“那张青装神弄鬼,却不知在作何。”

辽人里,耶律得重见那张青扮相,直是紧皱眉头,直觉有些不对劲。

在旁的兀颜光也没好的哪里去,亦是神色凝重,无半点放松。

反倒是边上的几个大将,倒是见之可笑。

却听大将乌利可安,直猛笑道:“这说半晌,原来那梁山是个道士窟!难关前头我杀去时候,都没半点抵抗。”

边上南方荧惑火星,大将洞仙文荣跟着讥讽道:“你还与我吹嘘半日,说如何杀的梁山哭爹喊娘,敢情只是些道士而已!”

唯一女将,辽国天寿公主答里孛也带着些许讥讽语气,总结道:“无非就是祈求上天能佑那梁山!”

“就说此等做法,不是已自认要败?”

这些后头来的辽将,到底前头胜的容易,心头难免对梁山有些轻视。

尤其是两军阵前,却见一方主将祈天助战,简直就是贻笑大方之事!

也难怪这些辽将如此看不上眼了。

只是耶律得重到底是知道张青与梁山的厉害的,兀颜光又素来谨慎,两人面对大将们的轻松,却各自神情肃穆,心头不敢半点放松,只等这张青表现,看其到底耍的什么花样。

...

其实不止是辽人懵逼,这梁山里的众人也挺懵逼的。

哪时候见过大王这模样啊!

这装神弄鬼的,根本不是大王向来的样子!

然虽然见得奇异,疑问也只能憋在心里。只能纷纷用那不解神情,瞥着高台。

当然也有比较莽的,例如鲁智深,便瞪着眼睛,直直瞅着那高台上,生怕错过什么精彩场面。

而张青果然也不叫鲁智深失望,朝天挥起拂尘,直高呼道:“王者父天母地,为天之子也!”

“今我张青在下,求父母天地,佑我梁山,得胜外贼!”

张青这一声高呼,直把周围人都给震惊着了。

话少意狠!

这张青是把自己当天子了啊!

众人里,一时有担忧者,生怕此战不胜,必叫大王声望直落,怕日后要出麻烦事情。

更多的则是被张青“天子”一言给激着,各个眼中发光,自觉天佑梁山!

一时之间,皆是再顾不得礼数,数万眼睛,都直直盯着那高台上的张青。

只见张青双眼一闭,口中微微念叨,也叫人听不真切。

正不知张青说的到底是何,却见张青双眼猛然一睁,朝天狂呼:“张青在下,请上天雷公助我!”

“轰!”

随着张青这一声狂呼,却听天地之间,果然骤然响起一声“雷”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