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顿晚饭,大家推杯换盏、相谈甚欢。

坐了一天的车,也没有聊的太晚,高解放让他们早些休息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

晚上,安顿好孩子们,罗俏和陆毅辰回到自己房间,旧地重温,两人不自觉的都有些激动,所以这一夜那是热情高涨,为了避免第二天的尴尬,两人干脆进了空间,一直运动到很晚,这才相拥而眠。

翌日一早,两人在空间里洗漱完毕,才出了空间。

把房间理整好后,去敲响了孩子们的房间,让他们赶紧收拾,一起上山看风景。

昨天已经跟高解放和会计孙贵昌说好,今天一早他们陪着石头去给孙梅上坟。

自己一家则是要到半山腰呼吸新鲜空气,顺带着去水潭那边看看,有没有什么变化。

等他们收拾好,正好高解放和孙贵昌也过来了,石头拎着提前准备好的祭品,和院里的人打过招呼,跟着他们走了。

一路上,石头都没怎么说话,这么些年他一直没有回来,一是不想和孙家人打交道,二是不想给哥哥、姐姐惹麻烦,三又何尝不是在心里有些怨妈妈。

当年妈妈要不是什么都以娘家为重,什么东西都往娘家送,渣爸也不会一点不顾念亲情,撇下他们母子独自回城。

妈妈是个可怜人,可她要不是什么都听姥姥的,也不会是那样一个结局,自己也不会小小年纪过的那么艰难。

可妈妈是真心对他好的人,现在自己长大了,也能独挡一面了,是该回来在坟前和妈妈说一说自己这几年的经历了。

孙梅的坟墓一看就是好久没有打理过了,石头心里不是滋味,放下东西,沉默着把周围的一些杂草拔了,然后又修理了一番。

高解放和孙贵昌帮着整理好,就退到了一边。

石头把带来的东西摆上,点了蜡烛,在坟前挖了一个坑,然后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念叨着自己离开后的事情。

高解放和孙贵昌站的远,但还是听到石头说他军校毕业了,已经分配了连队,这次回去就要下连部,让孙梅放心。

等手上的纸钱都烧完,石头跪地磕了三个头:“妈,你就放心吧,以后儿子会常回来看你。”

下山时,高解放才说道:“石头,之前你爸爸还回来找过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