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小姨来我家送玉米的时候说外婆这几天身体很不好,老是哭鼻子,说她晚上总是睡不安稳,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,梦到有人在哭啊、喊啊、砸啊或者鬼之类的梦,这让她是神经非常的衰弱,要是有人睡在她旁边还好,没人的话她就做一晚上的噩梦。

周一是三姨值班,周二是母亲值班,周三是大舅妈,周四是小舅,周五是四姨值班,周六是小舅,周日是大姨值班。周天、周一、周二值班的人都是白天黑夜都在,周三、周四、周五、周六值班的人只是白天来煮饭,晚上不住。

一周只有三天外公、外婆白天黑夜都有人陪,剩下的日子只有白天有人,晚上没人。小舅每次只做个早饭就走了,大舅妈每次只是煮饭的时候来。小姨说外婆的福气低(容易被鬼附身)。

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我并没有见过,但是大家都说福气低的人可以看到。记得我小姨夫去世不久后的一天,一天晚上外公正在进屋,外婆看着外公说“阿峰,你来了啊!”外公吓的一个激灵,说“你胡说什么呀!阿峰早都去世了,”外婆却说“他刚才明明跟在你身后,”外公吓的一晚上都没敢出去。

还有外婆的母亲去世那年,有一天半夜外婆听见她的母亲在喊她,喊的非常之清楚,第二天早晨大家看到外婆躺在后院的台阶上,曾经外婆的母亲就住在后院。之后很长时间外婆走路腿子都有点瘸。

有一年夏天我去外婆家里,外婆给我说“每天半夜里,都听到有人在院子里骂骂咧咧,洗衣粉的盒子也被砸到地上,外婆只是静静的听着,不敢吭声。”晚上我住下了,却什么都没听到。

周天大姨值班的时候,偏偏又给外婆说“妈,我感觉这个屋子里有鬼,上周我住了一天腿子走不动了,这周又是这样(大姨的腿本来就有点毛病)。”大姨这一说外婆的神经更虚弱了,一个晚上不得安宁,四姨那天一来,外婆就躺在那里哭,外婆希望白天夜晚都有人陪。

大家商议把外公搬到这个大卧室里,可是外婆不同意,她现在已经开始嫌弃外公了。外公的耳朵已经有点聋了,人也认的不是很清楚,跟他说话要大声的喊。外婆希望白天黑夜都有人陪她,可是她的两个儿子儿媳值班的时候都不陪夜。四姨是有时陪有时不陪。

周天小姨家过乜贴的时候,我又见到了外婆,依然是那么瘦那么小,身上穿着那穿了几年的衣服。外婆的脸上有很多的老年斑,靠近耳朵的地方还有一块伤痕,我问外婆怎么了,她说“很痒,痒的不行,她就经常挠,皮肤就破了。”我问外婆抹膏子没?外婆说“抹了。”

我想她一定是随便找了个膏子,也不知是不是能止痒的。我说“要不我回家给你拿皮炎平你抹上看看,”外婆说“不必了,感觉已经好了很多。”不知为何我感觉心里很酸痛。人老了都是这般可怜吗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