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辰难过的看着苏念,“苏姐姐,你是讨厌辰辰了吗?”

苏念低头,正对上司辰那令人心疼的黑眸,心中揪疼,急忙解释道:“当然不是,辰辰这么可爱,苏姐姐喜欢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讨厌呢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愿意一辈子都待在辰辰身边?”司辰继续发问。

苏念抿了抿唇,“辰辰,姐姐是喜欢你,但正如之前姐姐跟你说那样,我不可能给你当一辈子的保镖不是吗?”

“那你给我当一辈子的妈妈吧。”司辰仰着小脸,天真的继续说道:“你嫁给我爸爸,就不需要给我当保镖,也可以一辈子陪在我身边了。”

苏念再度语塞,心说:这俩人不愧是父子,噎人的本事也是一样一样的。

司夜寒没应话,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苏念,对于司辰说的话也没有拒绝反对的意思。

娶她进门,让她给司辰当一辈子的母亲吗?

倒也......未尝不可。

比起苏依柔那个让他提不起兴趣的女人,苏念可要比她更有趣得多。

不过彼时司夜寒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,毕竟对外,苏依柔还是他的未婚妻,是司辰的母亲。

一想到司辰的生母是苏依柔,司夜寒好看的剑眉就忍不住皱成一团。

八年前的那一夜,迄今为止司夜寒都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,对于那天晚上的记忆也是模糊得很。

如果不是司辰跟他的DNA鉴定匹配的话,司夜寒甚至是怀疑苏依柔是来碰瓷的。

想起这,司夜寒的脸色又瞬间阴沉了下去。

“签字!”司夜寒语气森然,不容置疑,“我不想跟你浪费时间。”

见司夜寒有被自己惹怒的迹象,苏念轻咬下唇,想着,要是在这个时候得罪了司夜寒,那对她的计划而言是极为不利的。

再说了,这条陈上说了,只要司辰不再需要她了,她随时都可以离开司家。

既然如此,那么等到合适的机会,苏念故意惹恼司辰,让他厌恶自己不就可以离开了?

但此时的苏念还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着什么。

“辰辰,你先上楼,苏姐姐跟你爸爸有点事情要商量。”苏念当然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易的就妥协!

既然合约是相互的,那么有些条陈自然是要商量的,哪能是司夜寒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司辰的小手紧张地揪住苏念胸前的衣服,眼神中满是警惕。

看得出来司辰在担心什么,苏念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
“你先上去放洗澡水,一会我就上来帮你洗澡好不好?”

苏念这话的另一个意思就是不会离开。

司辰从苏念的怀里跳下去,欣喜地点头,“好!”

眼看着司辰一步三回头地上了楼,进入房间之后,苏念才敛去脸上的笑意,严肃而认真的看向司夜寒。

“司先生,既然如此,我想先跟你约法三章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