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!不可能!”静晴公主勃然大怒,然后忍着怒火,“先生不要开这种大逆不道的玩笑,我就当你是戏言了。”

山崎长叹,“这是真的,所谓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你我如今所谋,也许就是在把大周推向深渊。”

“不,我不相信!”静晴公主急得跑了。

山崎传音叮嘱,“记得跟你爹说明白啊。”

……

中天府,便是静晴公主的家,如今是她爹当家,为姬氏宗家家主。

她的男子衣服也没换,就冲了过去,结果自然被骂。

“混帐,成何体统,你给我跪下,来人,去请家法。”

“爹爹莫急着罚我,我是探听大事,特来回报,事关大周事关姬氏,还请爹爹屏退左右。”

“不管有何大事,先受罚。”

“爹爹!”

“跪下!”

夫人看不下去了,出来疼女儿,“行了行了,老爷,你就等她说完再罚不迟。”

姬家主恼道:“没有将功折罪一说。”

夫人挥退左右,“总有事从权急吧?再说了,这是家事,不是宗族事,更不是国事。”

静晴公主连忙趁机说出对王上的猜测,把两人吓了一跳。

只是惊吓过后,琢磨着王上还真有可能对族人下手,顿时一身冷汗。

姬家主擦着冷汗,“此事算你一功。”

“爹爹,还有一天大的事,但我不敢说。”

夫人疑惑,“还有什么比这个事情还大?”

姬家主挥手,“什么事?此地为私话,当说无妨。”

“有个人说,他说……”

“不要吞吞吐吐的,说什么了?是何人说的?”

“天数上我大周,我大周……”

“停停!不必说了!”

姬家主脸色难看的喝止住女儿,双目圆瞪似乎要把她内心都看个清楚。

静晴公主却惊呆了,因为她明白了,“难道,难道,爹爹早知道了?难道这是真的?”

姬家主苦笑,“我乃姬氏宗家家主,这事情自然知道,几十年前帝君走时还是递下话来的。”

夫人不明白,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“此事夫人你不能知道,就不要问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静晴呐,谁跟你说的?”

“能不说吗?”

“你也知道事关重大,不要隐瞒。”

“那只能对爹爹一人说。”静晴公主上前附耳私语。

姬家主听得皱眉,“是他?他居然还活着。”

“嗯,此老乃是奇人,不求名利富贵,诚信不阿谀,所以女儿才相信他。”

“好好,你以后就跟他联系,准你穿男装。”

“这次就不罚我了吧?”

“自然还是要罚。”

静晴公主傻了,“啊?”

“否则会被质疑,不过事从权急,装装样子便可。”

“哈,爹爹你也蛮狡猾的。”

姬家主冷眉相对,“你是真想讨打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