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晚上九点,胡震声家里,她跟老婆都没睡,这男人,在客厅里,来回走个不停,一切的一切,就在今晚,晚上十点的时候,一辆轿车,打破宁静,车灯照亮了漆黑的夜晚,汽车转个弯,开进了胡家的别墅。

今晚,下了雨,雨挺大,汽车,在胡家别墅的大院里停下来,很快,一个佣人带着一个身穿黑色外套的青年上来了,而此时,胡震声夫妇,也赶紧起来,楼梯口,看到儿子的身影。

儿子上楼,看到父母,胡益民赶紧喊道:“爸、妈!”

韩芝看到儿子,顿时过去,给儿子一个拥抱,总算把自己儿子救出来了,虽然事业没了,但是自己唯一的儿子,总算没事。

胡震声心里,也是气啊,自己好好经营的生意,全毁在了儿子手里,看着儿子,胡震声冷冰冰的,想骂儿子,而老婆韩芝就吩咐道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去准备走,要教训儿子,等离开了这再说,出国了,你想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,在这,什么都别说了。”

胡震声还是忍住了,什么话也没说,赶紧吩咐佣人,把行李搬进汽车,他们在这,一分钟都耽搁不得,要是有人发现自己儿子失踪,报告给上级,他们一家就逃不掉了。

老婆韩芝,拉着儿子,胡益民有点懵逼的道:“妈,我们这是去哪?”

“还能去哪,移民去澳洲,你爸爸为了你,把整个集团都卖了,要不然,你小命都没了。”韩芝不多说什么,等佣人把行李拿上汽车,她拉着儿子,跟老公赶紧上车。

一路,三辆车,直接去机场,不过怕被人认出她儿子,韩芝给胡益民戴上了口罩,然后吩咐道:“你一路上,有外人的时候,一句话都别说,听到没?”

胡益民点点头,他也纳闷,以前,他做什么事,都没人敢抓他,现在,怎么会突然这么倒霉,就因为欧阳云的事被牵连,结果导致他一家,被连根拔起吗?就那么个案子,会这么严重?

事情,太蹊跷了,胡益民自己,也是不敢相信,自己家,这么牛逼的,现在,狼狈逃窜。

现在是在车里,就司机,父母和他,胡益民问道:“妈,这次,究竟是什么人,怎么会一点面子都不给,不就是个强奸吗?至于这么狠?”

“你还说?”胡震声气愤的想打儿子,毕竟他一生经营的精美集团,全没了,整个事业,全完蛋了,虽然他还是拿着数百亿离开这,富有是依旧非常富有的,但是他在宁海的商业帝国,彻底完蛋了。

韩芝也说道:“你现在发脾气,还有个屁用!”

这做老妈的,护着儿子,又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,就那么个小案子,居然上头,派了个专员来查,而且这个专员,油盐不进,非要把我们胡家给整没了,铁了心不让我们好过!”

韩芝叹了口气,然后接着说道:“这事,妈妈也感觉蹊跷,如果是按寻常判断,就算欧阳云的事,连累了你,案子也很可能,就是发回宁海,然后由宁海市的领导,稍微查一下,走个过场,就算你有罪,可能也就是几年,我跟你爸爸,再给你活动下,也就没什么事,哪知道,来的人,要把我们胡家,连根拔起,并且这个专员,还非常有来头,连地方上的人,都没一个敢招惹他的!”

韩芝,也是非常疑惑的道:“根据我的判断,这背后,一定是我们家,得罪了特殊的人物,而且一定是非常不一般的人物,否则,不可能这样,而且你犯的事,也没必要把我们胡家往死里整的。”

韩芝还是有脑子的,她也知道自己胡家在宁海的地位,把精美集团给灭了,宁海如果没了这个大集团,整不好,经济得倒退十几二十年,胡益民犯的事,说严重也严重,说不严重,其实还不至于人神共愤,也不至于杀人如麻吧!

可是,上头,就是铁了心,要把这事查到底,哪怕把精美集团整没,他们也不在乎,完全就是不想让胡家继续生存下去,这完全不符合一般人的做事法则,而且就这么个强奸的案子,按常理,是不可能上头会派人来查的。

一家人在车里,搞不懂这事,很迷糊,最后,韩芝还是说道:“算了,反正,事已至此,我们一家,去国外发展,你以后,千万别在闹事了,你爸爸为了你,整个精美集团都卖了,我们一家人,手上握的精美集团的股份,卖的价格,仅仅是精美集团原来股价的六分之一,你要是还闹事,你非把你爸爸气死不可!”

胡益民也不敢吱声了,这个他们一家三口,手上股份价值一千多亿的集团股份,就这样全没了,他们一家,只套现了一百多亿就退场了。

三两汽车,走进机场,胡震声已经跟这边的人打好招呼了,他的私人飞机,就停在机场停机坪上,那是他私有的东西,所以他要坐飞机走,跟机场报备一下就行,而机场的人,又跟他非常熟悉,所以一切,还算非常顺利,应该没人阻拦他们的。

至于胡震声行贿的事,虽然外面满天消息在飞,但是事情,还没有定案,没有得到官方的查处,所以外人,是不会阻拦胡震声的去留的,至于胡益民,戴个口罩,晚上,下雨,没人认出他来。

一家人,开车,直接进机场内部,他的私人飞机,已经安排机组人员,准备出发了,飞机到了跑道上,一家人,三辆车,送他们过来,不过,就在他们刚要上飞机的时候,突然,机场的人接到上头的命令,暂停起飞。

胡家,虽然登上了飞机,但是飞机,却并没有走,很快,机场,又来了一群人,机舱门,又被打开,阿豹带着一行人,走进机舱,然后冷冰冰的道:“胡总,你被逮捕了!”

这一句冷冰冰的话,胡震声一家,顿时,一个颤抖,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

包括韩芝,她也没反应过来,为什么事情,会被败露,而且儿子救出来,还没一个小时,他们也是怕被发现,放出儿子,就连夜逃跑,儿子溜出来,一个小时都不到,怎么上头就查到这来了,这消息,怎么会这么灵通的。

胡震声就是怕儿子逃跑的事,被发现,所以安排了晚上十点逃跑,并且是儿子一出来,就赶紧逃,连夜逃窜,一分钟都不多耽搁,哪知道,这专员,就像长了眼睛,一切,他都看在眼里,就等他们胡家,跳进陷阱一般的。

冷冰冰的手铐,把胡震声跟韩芝铐了起来,胡益民还没反应过来,也被铐了起来,阿豹这家伙,冷冰冰的道:“带走!”

这次,阿豹带来的,不是洪义的手下,洪义自己都要完蛋了,跟胡震声,沆瀣一气,胡震声倒霉,他就是第一个倒大霉的。

这次,是阿豹,特地从外面,偷偷调派的人,连洪义都不知道,因此,胡震声被抓,他自己,一点消息都得不到的,甚至完全没察觉。

阿豹这家伙,也不看他老爸是谁!他跟老爸一说,这宁海,地方上的人不可靠,抓的人都被放跑了,老爸也怕儿子单独出来办案,出了糗,所以二话不说,从附近,调派人过来帮忙。

而且这帮警察,是拿枪的,这阵仗,真是吓的胡震声,噤若寒蝉,他跟老婆,被带下飞机的时候,看到机场外,两排人,把他们围的严严实实的,他此时,心里哇凉哇凉的,他们胡家,到底是得罪了什么超级人物,才会惹来如此大的祸事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